黑龙江省人防信息网欢迎您!
  • 散文诗歌
  • 信仰与信念的力量

    作者 : 发布时间 : 2018-11-28

    信仰与信念的力量


    ----读中国工农红军中鲜为人知的故事之七

    影响人一生的有可能是一个人、一句话、一两件事、一本书等。记得,中学语文课本中有鲁迅的《一件小事》,初读时不太理解,而这“一件小事”改变了他的人生。毛泽东是一部《三国演义》反反复复读了70年,影响了他的一生,改变了中国革命的命运。2007年11月20日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温家宝说:“这本书天天放在我的床头,我可能读了有100遍,天天都在读,”这就是《沉思录》。我床头常放着一本书,翻的要碎了,看了不知多少遍,但至今依然还看,是《彭德怀自述》。这里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每每看到,都受到一次信仰与信念的教育。其实,影响他一生的只有两个人,一是黄公略,一是段德昌。使彭德怀成为我军一代战将,李宗仁在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话,“蒋介石在总结失败原因时,也是他终生不解之谜。”他说:“蒋介石不专心抗日,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彭德怀,解放战争时期的林彪,是国军不可战胜的。”

    而彭德怀的成长是经过党的教育,是在革命斗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忠诚于信仰,有无比坚强的信念,化作力量,一种不可战胜的力量。

    一、生死之交黄公略

    黄公略在创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斗争中,屡建奇功。毛泽东几次赋诗给予高度赞扬。他的革命生涯始终是与彭德怀联系在一起的。

    一声断喝黄公略险被“绞死”

    大革命失败后,彭德怀等人不畏险恶,准备率领湘军第5师第1团发动平江起义。恰巧,黄公略从黄埔军校毕业回到湖南,要担任师随营学校副校长。彭德怀一想,真是如虎添翼啊,于是决定设宴为黄公略接风洗尘,还把李灿、邓萍、张荣生等救贫会骨干邀来作陪。

    彭德怀心直口快,不把黄公略当外人,将所有的秘密计划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而经历了大屠杀的黄公略则多了一层戒备心理,想试探一下他们对蒋介石的态度。

    彭德怀兴致勃勃地说:“办随营学校是我们掌握军队的好机会。师长虽然名义上挂着校长的头衔,实际不会来校。你大权在握,可以大展拳脚。军事教科书以湖南讲武堂的教材为蓝本,政治教材则可以使用我们救贫会的章程,不过前面要加上‘打倒新军阀’的内容……”“什么叫‘打倒新军阀’?这个新军阀究竟指谁?”黄公略打断彭德怀的话,问道。

    “新军阀还能是谁?当然是蒋介石呀!”大家看着黄公略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说他是新军阀是否合适?”黄公略故意说,“蒋介石是我们的校长,自北伐以来立下很多功劳,在国内的影响很大,在军队的威望很高……”

    看到黄公略竟然为蒋介石说好话,李灿等人傻了眼:“你拥护蒋介石怎么不早说,我们现在把计划都告诉你了,怎么得了!”彭德怀气愤地指责道:“公略呀,我们多年友好。过去你说,蒋介石如何如何反动,对革命如何如何有害,现在怎么一反过去呢!好吧,你走蒋介石的阳关道,我走革命的独木桥!”

    “动手!”随着彭德怀一声断喝,张荣生迅速抄起一条长毛巾往黄公略脖子上一缚,用力猛绞。“绞死他,今晚抛到南河里灭迹!”李灿等人一边帮忙,一边骂道。

    毛巾越绞越紧,黄公略脸色由白转青,手指却朝脚跟处乱点。这个动作被细心的邓萍察觉到了。他叫道:“慢一点,放松点,等他出口气,跑不了!”说着就把黄公略皮鞋的后跟撬开,发现里面有张薄纸,原来是中共广东省委的介绍信。这时黄公略已经窒息倒地,经过近半个小时抢救才苏醒过来。

    彭德怀拍着黄公略的肩膀责怪道:“公略,你这是干什么,开这样大的玩笑!”黄公略苦笑道:“你现在当了团长,不试试,谁知道你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广东省委还派了黄纯一、贺国中两位同志与我同来。他们在外面伙铺里待命以防万一,快叫人接他们进来。”

    大义灭亲彭德怀“处死”黄梅庄

    红军的节节胜利使蒋介石气急败坏、坐卧不宁。他为了破坏红军内部团结、瓦解红军将领斗志,使出了策反黄公略的毒计。

    他先派人将黄公略的母亲和妻子押到长沙,然后在报纸上大造所谓“黄公略既将母与妻子送来长沙,足见悔过情殷,投诚心切”的舆论,借以混淆视听,进行要挟。同时,他又委任黄公略的堂叔黄汉湘为宣抚使进驻南昌,并派黄公略的长兄黄梅庄为参议,劝诱黄公略“归正”。蒋介石自以为这样双管齐下,必有所成。

    谁知黄梅庄一进苏区即被扣留。彭德怀知道黄梅庄与黄公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人品卑劣,小时候经常虐待公略和他母亲,不给他钱上学,平江起义后还将公略的母亲赶出家门。于是彭德怀与滕代远、邓萍等人商量,认为这个时候黄梅庄前来探视兄弟,一定另有蹊跷,于是设下计谋,准备将其灌醉,套出真话。

    宴席从品酒开始。彭德怀专门备了两瓶“竹叶青”待客。酒过三巡后,黄梅庄已经有些醉意。彭德怀趁机套话:“我和公略是莫逆之交。梅兄冒暑前来,必有贵干,如有好处,千万不要瞒我。”“不敢,不敢,我是一个闲人,主要是替汉湘叔跑跑腿。”黄梅庄开始露底。彭德怀说:“我们几万人如果在汉湘叔那里,能编个什么?”“你去,总司令,公略去,仍然当军长。”黄梅庄酒量虽大,也经不起两瓶烈酒。“这是你的想像吧,说说而已,怎么能保证是真的?”彭德怀盯着他问。黄梅庄完全醉了,把秘密全倒了出来:“哪能空口说白话!委员长、汉湘叔都有信给公略。”说完,他把随行的皮箱打开,剖开底层,取出密信。

    蒋介石的信大意是:校长不才,使你走上歧途。黄汉湘的信则劝黄公略立即投诚归正。拿到物证后,彭德怀见黄梅庄摇摇欲倒,难以支持,便说:“梅庄兄睡吧,我也去睡了。”安排手下人将其软禁起来。随后,彭德怀将这些情况写信给黄公略,征求他对兄长的处理意见。黄公略不顾老母和妻子尚在敌军手中,在复信中写了8个大字——“一刀两断,义无反顾。”

    按照黄公略的意见,彭德怀将黄梅庄处死,割下他的头颅密封,放进小皮箱里,并让人将这件“礼物”送与蒋介石。蒋介石收到“礼物”后,嘟囔着对侍卫说:“人真奇怪。共产党像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蒋介石再也不对招降红军将领抱有幻想了。

    二、寻找革命段德昌

    1926年10月的一天,为追击吴佩孚残部,段德昌与彭德怀率部进驻当阳,当晚在玉泉山关帝庙宿营。

    秉烛夜谈两人倾心相与

    “段问我对关云长有何感想。我说:‘关是封建统治者的工具,现在还被统治阶级利用作工具,没有意思。’段问:‘你要怎样才有意思呢?’我说:‘为工人农民 服务才有意思。’段问:‘你以为国民革命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答:‘现在不是每天都在喊着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吗?我认为应当耕者有其田,而不应当停留在二五减租上。’段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也不应当停留在耕者有其田,而应当变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公有制,由按劳分配发 展为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制。共产党是按照这样的理想而奋斗的。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已实行按劳分配,消灭阶级剥削。共产党的任务,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党员就是要为这样的理想社会而奋斗终生。’段问我:‘加入了国民党吗?’我说:‘没有加入,我不打算加入国民党。’段问:‘为什么?’我说:‘你看现在这些人,如唐生智、何键等等,都是军阀大地主,还以信佛骗人;何键、刘铏等还卖鸦片烟,同帝国主义勾结。这些人连二五减 租都反对,哪里会革命呢?’段未答。我问:‘国民党中央党部情形如何?’段告:蒋介石、胡汉民、孙科、宋子文、戴季陶等都是些假革命、反革命。彼此高兴地畅谈了约两个小时,使我受益不少,当时表示了对他的感谢及内心的敬佩。到现在,有时还回忆起这次谈话。”

    寻求真理如饥似渴学习

    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彭德怀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通俗资本论》等进步书刊,追求革命真理。通过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他豁然开朗,追求向往很快升华为一种奉献的热望,毫不犹豫地投入了巨大的新的革命巨流。他不仅按照中共统一战线纲领和军队政治工作制度修改了之前创办的“救贫会”章程,创办启蒙夜校,还向段德昌提出了入党要求,希望段德昌派人来1营发展共产党组织。他相信,和他一样被饥饿逼上吃粮卖命道路的士兵能够觉悟起来。由于当时国共合作顺利,中共为照顾统战关系,决定暂时不在第8军中发展党员,他的愿望没有实现。段德昌鼓励他继续在部队集结进步力量,跟着共产党走无产阶级革命道路。

      1927年5月,何键等人发动反共的“马日事变”,下令通缉段德昌。段德昌按照党的指示离开第1师,前往鄂中发动秋收暴动,在起义中受伤后秘密潜回南县养伤。事有凑巧,已是独立5师1团团长的彭德怀也于此时率部进驻南县县城。知交相见,分外亲切。段德昌对彭德怀在大革命失败后不与反动派同流合污、始终站在工农群众立场上的表现非常佩服,向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1927年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怀:“段德昌同志介绍你加入共产党,现在特委已经讨论通过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报告省委批准后,再行通知你。”在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公开镇压和屠杀的血雨腥风中,在共产党的活动因白色恐怖被迫转入地下的中国革命的低潮时期,彭德怀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于1928年4月被批准为正式党员,他的勇敢无畏追求革命真理的精神令人感佩。对于段德昌这位播火者,彭德怀一刻也没有忘记,并始终把他作为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郑重地写在履历表上。

    几天后,段德昌再次与彭德怀开怀畅谈,这也是两位挚友的最后一次谈话。段德昌履行入党介绍人职责,深刻地分析形势,指明方向:这次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蒋介石叛变了革命,现在革命形势是低潮,但是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是杀不尽的。全国革命形势还不会马上到来,需要有相当的准备过程。北伐战争时期,党忽视军队工作,如果当时有10个叶挺那样的独立团,蒋介石叛变革命就没有那么容易。段德昌一再叮嘱彭德怀在独立5师的工作要特别注意保密,要作长期打算。如果能做到逐步掌握1个师,在适当时机举行起义,将会产生很大作用。在时机不成熟时切不可过早暴露,以免损失革命力量。段德昌鼓励彭德怀说:“过去一年 里,你入党的愿望虽未实现,但独立地坚持革命立场是经受了考验和锻炼的。”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不少人在入党前认为共产党每个成员都是那样的优秀,都高尚得无人能比。入党以后,因看到个别不顺眼的事而丧气。共产党是好的,是革命的,但成员中难免有坏的。把每个成员都那么理想化,那就会感到失望。”“现在革命处在低潮,要准备长期艰苦斗争,要准备牺牲,也要准备受委屈,受了委屈不要灰心。”几十年后,彭德怀曾如此深情地回忆起段德昌的这次教诲:“听了他 的谈话,觉得身上增加了不少力量,改变了‘马日事变’后的孤立感;觉得同共产党取得了联系,就是同人民群众取得了联系,也就有了依靠感似的。”

    记得,电视剧《彭德怀》中,他说过这样一句话至今难忘,“我和公略是过命的交情。”反应出共产党人的革命本色和人情味。他在段德昌、黄公略等人的影响下,于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发动平江起义,从此他的革命意志非常坚定,信仰和信念更加坚定。《彭德怀自述》对我有很大影响,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来源 :